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 电子报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杂谈
 
 
 
 
 

颠倒的逻辑  2023/9/30

 
 

1. 习近平国庆演讲大爆江胡内幕(内部脱稿版)  (125,226次) 2023/9/30

内蒙核泄漏 习全副武装防核射 怕预言应验端掉火箭军高层(视频)
2. 内蒙核泄漏 习全副武装防核射 怕预言应验端掉火箭军高层(视频)  (107,994次) 2023/9/10

3. 薄熙来不敢惹的人 习近平动了  (106,801次) 2023/9/22

北京大楼里的神秘事件 习内阁成员接连失踪
4. 北京大楼里的神秘事件 习内阁成员接连失踪  (104,074次) 2023/9/13

5. 曾庆红带头反习?习责问曾是否确有其事  (99,330次) 2023/9/16

6. 试解赊刀人对习近平的预言  (98,379次) 2023/9/25

俞正声亲哥弃共投美 邓小平怒下追杀令
7. 俞正声亲哥弃共投美 邓小平怒下追杀令  (96,080次) 2023/9/20

8. 秦刚扳回一局 王毅也消失 被习责令写检讨  (95,216次) 2023/9/16

赵乐际毁龙脉 习近平欲斩马谡(图)
9. 赵乐际毁龙脉 习近平欲斩马谡(图)  (93,289次) 2023/9/27

10. 习近平的九个决策错误源自哪里?  (92,387次) 2023/9/13

试解《推背图》第四十六象 习近平的结局如何?(多图)
11. 试解《推背图》第四十六象 习近平的结局如何?(多图)  (86,740次) 2023/9/16

12. 习近平的神秘疾病与中南海「御医」(图)  (86,419次) 2023/9/24

13. 政变预言和习撤换火箭军司令部  (79,740次) 2023/9/10

《铁板图》预言习近平的生死 关键要看这个字(多图)
14. 《铁板图》预言习近平的生死 关键要看这个字(多图)  (78,450次) 2023/9/21

15. 北京大楼里的神秘事件!美驻日大使讽习幕僚「无人生还」  (77,755次) 2023/9/10

16. 最新消息!中共内部通报秦刚落马原因(图)  (77,304次) 2023/9/19

17. 传闻回锅外长王毅也出事了(图)  (76,510次) 2023/9/13

18. 秦刚新传闻之四大谜团(多图)  (76,380次) 2023/9/30

血洗「带弓军人」 习近平「著魔」
19. 血洗「带弓军人」 习近平「著魔」  (75,851次) 2023/9/21

20. 李强见拜登 中共官媒全面封杀  (75,676次) 2023/9/13

21. 新版地图揭江卖国史 普京访华尴尬(图)  (74,364次) 2023/9/10

22. 布林肯罕见强硬表态: 中国正走向「独裁」  (74,239次) 2023/9/14

23. 前驻华记者:李尚福遭遇有助于戳穿中共本质(图)  (74,198次) 2023/9/16

重磅!传多位中共军火大佬被抓
24. 重磅!传多位中共军火大佬被抓  (73,472次) 2023/9/12

25. 袁红冰解读关于习近平的五个话题  (72,155次) 2023/9/12

 
 

 
 
2023年9月29日发表 人气:35,739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特稿】进化假说使科学误入歧途(上)(图)
——《透视「进化论」》第六章(上)
 
大纪元特稿:透视「进化论」(大纪元制图)

【人民报消息】 本章目录:

第六章 进化假说使科学误入歧途
一、进化假说使科学深陷排神误区
1.1 一场轰动的克隆人闹剧
1.2 进化假说是没有根据的伪科学
1.3 濒死轮回研究提示神存在的可能性
1.4 科学与信神并不矛盾
二、进化假说使科学失去伦理道德
2.1 塔斯基吉梅毒实验
2.2 血腥的中国器官移植产业
2.3 进化假说如何使科学忽视伦理道德
三、进化假说导致科学技术被滥用
3.1 杰西之死
3.2 贺建奎编辑人胚胎事件
3.3 病毒「功能获得」研究
3.4 基因改造生物的危害
3.5 进化假说是过度追逐科技的推手
四、进化假说使现代西方医学陷入困境
4.1 进化假说加强机械唯物生命观
4.2 进化假说加强机械对抗的治病思路
4.3 被忽略的精神健康和精神疾病

古希腊神话中,有一个故事讲述了火神赫菲斯托斯(Hephaestus)用黏土创造了一个女人,名字叫潘朵拉(Pandora),之后把她送到人间去。潘朵拉来到人间之后,打开了一个本不应该打开的魔盒,结果贪婪、嫉妒、瘟疫、疾病等邪恶涌了出来,给人类带来了无穷的灾难。

这个古老的故事在今天仍然有著深刻的寓意。

现如今,宇宙飞船到了外太空,高科技处处可见。手机、电脑、人工智能似乎无所不能。科学已经渗透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它伴随著人的成长,通过教育、科研、应用等改变著人的思想。

然而,科学技术是一把双刃剑。随著科学技术给人类生活提供方便的同时,也带来一些问题。人们越来越追逐科学技术;在科学技术发展的过程中,传统和道德逐渐缺失。今天的地球,天灾人祸、环境污染问题连绵不断;道德败坏、背离传统,乱象横生;焦虑抑郁症、传染病层出不穷。

人类面临的科学带来的各种问题,可追溯到进化假说的不良引导。

如前三章所论述的,在地球原始的条件下,要自发进化产生人类这样精致的身体与高智慧的精神活动能力,是不可能的。所以,必然存在著更高智慧的力量,才能有序地设计并造出人类。而这个「有序」,用物理的观点来看就是大自然的基本定律,或古人所说的「道」。

人类的存在与运作及其赖以生存的环境必然相容于这个大自然的基本定律,否则就不存在眼前的一切文明与发展。也许我们无法了解这个智慧设计的来源为何,甚至无以名之,但仍客观承认这个有序的智慧设计的存在。

然而进化假说否定了这个有序设计的存在,也否定了相容于这个大自然基本定律的伦理道德,其结果也必然带给人类与自然不相容的后果──误入歧途乃至灾难。所以,达尔文就像打开了一个魔盒,释放出了进化假说,让人们一步步背离传统、丢失信仰,忽视了人的灵魂和道德,过分注重物质利益和技术进步,导致了人类的身体和思想的变异,给人类和环境制造了无尽的灾难。

一、进化假说使科学深陷排神误区

自古以来,我们人皆是父母所生,谁能想到,人类生儿育女的传统程序,居然有可能被人们一向奉为圭旨的「科学」所改变?让我们先从一个克隆人事件说起。

1.1 一场轰动的克隆人闹剧

2002年12月27日星期五,法国前化学家、一个与外星人有关联的邪教组织的教主兼克隆公司(Clonaid)的负责人──布丽吉特‧布瓦塞利尔(Brigitte Boisselier),在佛罗里达州好莱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称名叫伊芙(Eve)的第一个克隆婴儿诞生了⁵³²。

此前一个月,2002年11月28日,意大利妇科医生塞韦里诺‧安蒂诺里(Severino Antinori)也宣布,一个克隆婴儿将于2003年1月出生⁵³³。

克隆人消息一出,立即引起了全世界严厉谴责的浪潮。2002年12月28日《卫报》立即发文《邪教科学家宣称首次克隆人》,批评这些痴迷「克隆人」技术的「科学家」,呼吁在全球范围内实施禁令。⁵³⁴

人们无论如何也无法想像,人类最受到尊崇的科学家,居然有一天能开发出这样的生物技术,做出违背基本人性和伦理的事情。

其实,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大家可能都看过1993年出品的一部叫做《侏罗纪公园》(Jurassic Park)的科幻电影,里面讲述了某生物科技公司从包含在琥珀中的一只蚊子体内提取出恐龙基因,通过生物技术复活恐龙的故事。

这个故事讲述了关于克隆(Clone)技术的基本概念。简单来说,克隆就是不用传统的雌雄动物交配,而是用人工复制基因的方式产生动物后代的过程⁵³⁵。事实上,动物克隆技术的第一个案例,是1964年由英国科学家约翰‧格登博士(John Gurdon)首先成功地克隆出青蛙胚胎,他用的是一种被称为体细胞核移植(somatic cell nuclear transfer, SCNT)的方法⁵³⁶。

到了1996年,英国科学家做出名叫「多利」的第一只克隆羊⁵³⁷,随后,克隆牛⁵³⁸、克隆猪⁵³⁹等等越来越多的动物被克隆出来。尽管被克隆的个体往往早衰、短命,显示这个貌似新奇的技术存在重大缺陷,可是那也阻挡不住科学家对如何克隆人(human clone)的研究激情。

终于,当一些科学家把这个所谓的生物技术移花接木到人的身上,就有了上面那场克隆人的事件。其实他们所声称的克隆人,并没有得到证实,只是最后作为一场闹剧草草收场。

克隆人的行为,一直是被全世界的科学家、政要和监管机构严厉谴责的对象。即使是生物技术发达的欧美国家,也对此明令禁止。美国前总统布什、法国前总统希拉克都强烈支持立法禁止所有克隆人的行为;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认定克隆人是非法医疗行为。

这是显而易见的一个常识,克隆技术无论怎样发展,也只能复制人的肉体,而不能复制人的灵魂。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人,难以想像他能正常地活在世上。

克隆人行为的背后,与达尔文进化假说提出的人是猴子进化来的、排斥了神造人的可能而导致人们对生命根本的错误认知息息相关,它是给人类科技敲响的一记警钟。

进化假说究竟如何让科学一步步走入歧途甚至连克隆人这样的事情也能被人想到?这里面的来龙去脉,还得从头说起。

1.2 进化假说是没有根据的伪科学

「科学」(Science)一词最早来源于拉丁语,通俗地讲,是指解释世界万事万物的知识或学问⁵⁴⁰。科学的本意是描述宇宙真理的知识和学问。

探索宇宙真理的方式可以有很多,有实证科学的方式⁵⁴¹,也有非实证科学的方式。条条大路通罗马,只要人们保持一个开放的心胸和求真的态度,采用不同的方法,都可或多或少地获知宇宙的真相。

那么被人们奉为真理、写入生物学教科书的达尔文「进化假说」到底符不符合科学的基本原则呢?

我们在前三章已经论述了,进化假说存在13条根本的逻辑和事实错误。达尔文只要一想到眼睛,就觉得震撼。为什么呢?因为进化假说根本解释不了眼睛结构和功能的精妙复杂,所以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这么写道:「如果以为眼睛是可以由进化而形成的,那就真是荒诞到极点。」

人们常常把眼睛的功能比喻成照相机,可是照相机需要专业人员精心设计,比照相机的功能还要强大得多、复杂精巧得多的人的眼睛,难道是随机演化产生出来的吗?不是精心设计的话,又怎么可能产生得了呢?

由此可见,达尔文进化假说根本没有任何支持证据,完全不符合科学原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科学,早就应该被从科学体系中剔除出去。

实证科学在认识世界的方法上,以分析型思维为主,讲究「眼见为实」,常常「失去整体」。在19世纪中叶,实证科学尚处在幼年发展时期,达尔文充分利用了当时实证科学的局限性和不成熟,把人从猴子「进化」而来的错误假说灌输给人们,就这样使进化假说堂而皇之地混进了科学的殿堂。

1.3 濒死轮回研究提示神存在的可能性

真正的科学始于对宇宙现象的真实观察。观察可以始于我们肉体感官在这个空间的体验,也可以来自于我们的思维、意识对更广袤宇宙空间的「观察」和「体验」。

在关于人生命起源的问题上,除了古往今来一直有多种方式的探讨,我们在第三章也已经列举了大量的证据,说明精妙复杂的人体不可能通过进化产生,只能是由某种智慧生命设计和创造的。

其实历史上每个民族传统文化中都有自己的创世传说,各个民族的先祖们大多都相信神造了人和万物。

因为我们人肉身的视力、听力等知觉能力和感知能力都是有局限的,如果人看不见神,不足以否认神存在的可能性。这时,唯有借助谦卑的精神、保持开放的心胸、结合其它的方式探索,我们才有可能接近宇宙真相。

科学家对大量濒死体验的真实案例研究表明,当人在濒死状态下、灵魂脱离肉身的状态下,可以具备很多超常能力。灵魂能进入另外空间,观察到、感知到另外空间的更多真相。

例如出生时就失明、对数学和科学一窍不通的薇琪,从来没有看到过光、树木、花朵、人,可是却出乎意料地在两次濒死体验中见到了光,还看到了自己在人间的身体和医护人员。另外,她在另外空间的状态下,理解了微积分,知道了星球是怎样形成的,找到了关于科学、数学、生命、星球、神等许多问题的答案,有一种被知识洪流包围的感觉,也会了之前不懂的语言。⁵⁴²

有濒死体验者报告说,他另外空间的眼睛似乎能自动变焦,有望远镜般和显微镜般的视觉,可以看到几英里之外的每棵树的叶子上的每一条叶脉⁵⁴³;有的濒死体验者描述自己有360度的超常视野,可以同时看到所有方位⁵⁴⁴。

这体现了人的灵魂在脱离肉体之后,可以展现出包括超常视觉、全景视野、遥视等超常能力;那个状态下,人的智慧是打开的,可以明白复杂而深奥的宇宙奥秘,包括人类起源的问题的答案。

例如,因吸进腰果果仁而窒息的3岁的凯蒂(Katie)经历了濒死体验之后写道:「我毫不怀疑,我是一个被创造出来的生物,我的存在归功于创造我的那个生命。」(I knew without a doubt that I was a made creature, a being that owed its existence to this presence.)

包括一些医学专家在内,众多濒死体验者在濒死经历中看到了另外空间的高级智慧生命。

哈佛大学神经外科医生埃本‧亚历山大(Eben Alexander, 1953—)在昏迷的那个星期,灵魂来到了一个有粉白色的巨大云朵的天堂世界,他还描述了感受到神的慈爱和天使的陪伴的经历。⁵⁴⁵

美国放射肿瘤学医生杰弗瑞‧朗恩(Jeffrey Long, 1954—)发表的著作《神与来世》(God and the Afterlife)中,对420例来自医生、科学家、专业人士以及各行各业人士的濒死体验案例做了研究,发现在经历濒死体验后,相信神存在的人数增加了86%,对神的信仰程度大幅增加。⁵⁴⁶

朗恩博士发现濒死体验者对神的描述具有显著的一致性──一位散发著爱与恩典的至高无上的存在,而且对神的形像的描述也有著惊人的一致性:神通常具有超越凡世的圣洁之光、无私无条件之慈悲大爱,通常住在美丽非凡的宇宙「天堂」。神与人沟通的目的,通常是帮助人们预见未来、启迪人们向善。

与濒死体验者类似,进入催眠态的人也能观察到另外空间的高级智慧生命。

美国耶鲁大学医学院医学博士、精神病学家布雷恩‧韦斯(Brian Weiss, 1944—),当他用催眠的方法让人们进入催眠态时,被催眠对象的意识常常来到一个高级生命(Master Spirits)存在的精神世界。他们醒来后对高级生命的描述也同濒死体验者所描述的相似。有一次,另外空间的高级生命还通过被催眠对象说出了关于韦斯家人的准确信息。⁵⁴⁷

日本妇产科医师池川明(Akira Ikegawa, 1954—)研究了具有胎内记忆的孩子们,记录了类似的情况,孩子们出生前待在云彩上,与天使、仙子一起生活。他们在全世界找寻他们的母亲,找到后就离开天上的云彩,飞进妈妈的肚子里。⁵⁴⁸

如果真正不带任何固有观念、遵循事实,至少可以总结归纳出,「神」是一种存在于另外空间的智慧生命,是需要人们去客观面对的一个现象。

1.4 科学与信神并不矛盾

美国莱斯大学社会科学主席、社会学教授伊莱恩‧霍华德‧埃克伦德(Elaine Howard Ecklund)等在2014—2019年期间,开展了一项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关于科学家对信仰神的看法的国际研究,来自美国、英国、意大利、法国、香港、印度、台湾和土耳其共八个国家和地区的两万多名生物学家及物理学家参与了这个研究。

调查结果于2019年发表在名为「世俗性与科学」(Secular and Science)的书中。研究结果显示,全球各地的科学家中,超过四分之三的受访科学家认为信仰神和科学并不直接矛盾。以具体数据来看,例如,英国有65%的科学家认为不矛盾,台湾为91%,美国为71%。⁵⁴⁹

这一调查反映出,在追求科学真理的道路上,科学家们普遍认为对神的信仰与科学可以并存,甚至有些无神论者也在他们的工作中看到了神性的存在。一些科学家认为,对神的信仰甚至可能成为激励他们追求科学真理的动力。神可能是解释自然和宇宙的关键。

人类历史上的许多科学家在探索真理的科学研究中,也发现了神创造人和万物的证据。很多成就显赫的科学家都同时相信神或造物主的存在。他们认为,宇宙和生命的复杂性以及自然界的秩序和规律都是神存在的体现。

早在18世纪,被誉为物理学之父的英国物理学家艾萨克‧牛顿⁵⁵⁰(Sir Isaac Newton, 1642—1727)的研究涵盖了宇宙的运动和「万有引力」。牛顿曾说,「我相信我越研究科学,我就越相信神。」(I believe the more I study science, the more I believe in God.)「无神论是如此毫无意义。当我观察太阳系时,看到地球到太阳的距离刚好使地球得到适量的光和热,这可不是偶然的现象!」(Atheism is so senseless. When I look at the solar system, I see the earth at the right distance from the sun to receive the proper amounts of heat and light. This did not happen by chance.)「不要怀疑造物主,因为单靠偶然就可以主宰这个宇宙──这是不可想像的。」(Don’t doubt the Creator because it is inconceivable that accidents alone could be the controller of this universe.)⁵⁵¹

当牛顿被问到让无数星球有规律运动的「第一推动力」从何而来的问题时,他曾用「神踢了一脚」来解释。他认为他的科学成就不过是在追随神、按照神的指引去思考而已。

杰出的物理学家、相对论的创始人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也认为宇宙中的秩序和规律是神的力量的体现。他强调,科学尚未能证明或否定神的存在,因为人类的感知能力和科学的范围是有限的。

1992年,耶鲁大学物理学家亨利‧马吉诺博士(Henry Margenau, 1901—1997)和著名作家罗伊‧亚伯拉罕‧瓦吉斯先生(Roy Abraham Varghese, 1957—)综合了62位世界级科学家(包括24位诺贝尔奖得主)的观点,出版了《宇宙、生物、理论:科学家反思科学、上帝以及宇宙、生命和人的起源》(Cosmos, bios, theos: scientists reflect on science, God, and the origins of the universe, life, and homo sapiens)⁵⁵²。

这本书得出的结论是,对于自然界的统一规律、宇宙万物的精密设计,「只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答案」──宇宙、万物和生命只能由一位全能、全知的神所创造。

我们在前三章已经详细论述了人体器官、系统、基因等的精妙复杂,如果不用造物主的设计和创造来解释的话,根本无法理解。

美国著名分子生物学克里克博士(Francis Crick)提出了DNA双螺旋结构的理论,并获得了诺贝尔奖。他曾表示,生命的起源似乎近乎是个奇迹,因为要满足这过程所需的条件非常多。

澳大利亚分子生物学家和微生物学家麦克里迪教授(Ian Macreadie)强调了生物的复杂性和遗传突变,认为「很明显,所有生物在起初时,都是被精心设计和创造的」。

世界上的很多学问都可以允许多个理论体系同时存在,而在人类和物种的起源这个重大命题上,当达尔文1859年提出「进化假说」断言说人是猴子进化来的,直接否定了人和万物被创造的可能性,却似乎成为了唯一被正统医学承认的、关于生命起源的理论。

一百六十多年来,被这个错误的进化假说思想长期灌输的一代代科学家们,越来越淡化了人与神之间的联系,人类的伦理道德观念也越来越被忽视,日积月累,居然用科学技术作为一种工具,做出克隆人这样违背传统的事情。

二、进化假说使科学失去伦理道德

像克隆人这样的事件,是科学技术使人类变异的直接表现,而且也体现了人对造物主的不敬。它是科学被进化假说带到物质层面的表现,从根本上忽视了人的伦理道德,成为了生命科学乱象层出不穷的一个典型代表。

当提到伦理道德时,大多数人会想到区分正确与错误的黄金法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希波克拉底誓言》一直是世界各国医生的重要行医准则,其中一条是「首先不要伤害」(First Do No Harm)。

人们意识到,科学如果要保持一个正确的发展方向,是需要伦理道德来约束的⁵⁵³。一个正规的人体临床实验,要通过医学伦理委员会的严格审查。如果审批不通过,就不能做。成立于1993年的国际生物伦理委员会(IBC),就是一个负责追踪生命科学及其应用、确保尊重人的尊严和自由的机构⁵⁵⁴。

可是在近代科学发展过程中,在生物医疗领域却出现了伦理道德的败坏。一向以治病救人、救死扶伤为己任的医生,是历来被尊崇的职业。可事实上呢?让我们来看两个发生在近现代的真实案例。

2.1 塔斯基吉梅毒实验

塔斯基吉(Tuskegee)是位于美国阿拉巴马州的一个小镇,这里坐落著一所1881年创办的、历史悠久的私立黑人大学──塔斯基吉大学(Tuskegee University)。

1932年至1972年,美国公共卫生局(United States Public Health Service,简称USPHS)与塔斯基吉大学合作,以免费治疗为名,把亚拉巴马州399名感染了梅毒的非洲裔男子当作实验对象,其实是为了秘密研究梅毒对人体的危害,而病人其实未被告知罹患梅毒的实情,只被告知他们得的是「坏血病」(bad blood),他们也未得到任何真正的治疗。

梅毒是一种由梅毒螺旋体细菌引起的性传播疾病,可引起口腔和耻骨周围的溃疡和皮疹。如果不及时治疗,可能会导致更严重的并发症,甚至死亡。

1932年实验开始时,梅毒是无药可医的绝症,但到了1943年,医学界发现青霉素可有效医治梅毒后,按照伦理学原则,应该给这些患者尽早使用有效的药物治疗。可是研究人员为了能够继续研究梅毒,让这些梅毒感染者误以为在接受针对梅毒的「粉红药」(Pink medicine)治疗,其实只是给患者使用了阿斯匹林和铁补充剂。

受害者中有128人死于梅毒或并发症,40人的妻子受感染,19人的孩子出生后确诊患了先天性梅毒。

1972年,美国公共卫生局流行病学家彼得‧布克斯顿(Peter Buxtun)向媒体揭露此事,该实验才终止。1997年,美国政府对受害者作出赔偿及公开道歉。

塔斯基吉梅毒实验(Tuskegee Syphilis Study)严重违反人类医学研究的伦理原则。当今很多非裔美国人受到心理阴影的影响,至今不愿意献血。

美国公共卫生部性病部门的主管约翰‧海勒医生(Dr John Heller)曾说过:「总体来说,医生们和公务员们只是单纯履行了他们的职责。其中的一些只是服从命令,另一些则是为了科学的荣耀而工作。」(Some merely followed orders, others worked for the glory of science.)

可见,现代生物医学似乎被带入了一个漠视生命、漠视道德的误区,医生的「学术研究」可以变成一个冠冕堂皇的幌子,公然伤害被研究对象,即使重大疾病也不予有效救治。这已经违背了人的基本良心。

发生在黑人群体之中也并非偶然。种族主义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也跟进化假说有关。在纪录片《惊世海行记》(Darwin: The Voyage That Shook The World)中,剑桥大学的生物学历史学家彼得‧保勒(Peter Bowler, 1944—)提到了达尔文认为的一种观念,即除了白人以外的其它种族在智力和道德方面都不具备成为文明人的能力,相对来说处于较早期的人类生物进化阶段。⁵⁵⁵

2.2 血腥的中国器官移植产业

如果说塔斯基吉梅毒实验是丧失基本医学伦理的重大事件,那么发生在中国的没有道德底线的器官移植产业,则更是让人怵目惊心的罪恶行为。

在器官移植行业,自愿和知情同意是器官捐赠的先决条件,未经同意的人体器官捐赠──强制摘取器官,结果等同于杀害一个人,这种做法是对基本生命权的严重和不可容忍的侵犯。

中国的器官移植产业一直存在著生物伦理学问题,包括器官来源不明、没有供者的知情同意等等,因此备受国际社会谴责。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一直不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对器官获取途径透明度和可追溯性的要求,且中共政府拒绝国际社会对该系统进行独立审查。

中国人由于传统信仰的原因,器官自愿捐赠率极低;尽管1984年中国实施了允许从被处决的囚犯身上摘取器官的规定,可是,中国的死刑犯数量除1983年严打外,一直相对稳定,并有逐年下降趋势。然而,2000年—2005年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却令人奇怪的呈现出不明原因的巨大增长。

自2006年6月起,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王家检察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 1941—2022)和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 1943—)通过独立调查取证,于2006年7月发布《血腥的器官摘取──关于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Bloody Harvest, 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⁵⁵⁶,调查结论为,中国器官市场高速发展的几年中,有41500宗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是无法解释的⁵⁵⁷,唯一的解释是来自当时被中共政府从1999年开始残酷镇压的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报告中以「这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形容强制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

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提供了约52种证据,包括以病人家属的身分向中国很多医院的器官移植科打咨询电话,询问医院能否获得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他们的调查结果证实了中共强制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的真实存在。

2016年,两个大卫和美国记者伊桑‧古特曼(Ethan Gutmann, 1958—)经过十年的调查取证,共同发表的一份长达798页的新报告《血腥的器官摘取──屠杀》(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显示,中国医生每年移植的器官数量在60,000至100,000个之间,远远超过了自愿捐赠者提供的肾脏、肝脏和心脏的数量。⁵⁵⁸

该报告提出了令人不安的问题:这些器官是从哪里来的?

报告通过列举大量详实的证据,包括医院记录、医生的证词、新闻简报和公开声明,证明器官主要来自于法轮功修炼者以及维吾尔族穆斯林、藏人和基督徒组成的人体器官库,他们随时面临著可能被强摘器官继而被杀害的命运。

2019年6月17日,英国伦敦的独立人民法庭(Chinatribunal)在经过全球调查和听证后做出裁决:中共一直残害无辜,强制活摘器官,恶行至今依然猖獗,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与中(共)国有来往的国家应该承认,与他们打交道的是一个「犯罪国家」⁵⁵⁹。

据2021年6月14日联合国网站报导,12位联合国人权专家报告在中国存在对法轮功修炼者和其它信仰团体等在内的群体实施强制摘取器官的现象,他们感到极为震惊。⁵⁶⁰

联合国专家表示,「根据收到的指控,据说从囚犯身上取出的最常见器官是心脏、肾脏、肝脏、角膜,以及不太常见的部分肝脏。这种医疗性质的贩运形式据称涉及卫生部门的专业人员,包括外科医生、麻醉师和其他医学专家。」

2022年5月5日,欧洲议会通过了紧急决议,严重关切在中国发生的持续、系统和国家准许的活摘器官的行径,其中器官来源主要来自法轮功修炼者。⁵⁶¹

2020年6月,「追查国际」经过详细调查中国891家器官移植医院、9519名移植执业医生、几十万份公开媒体报导、论文、医院网站资料之后,总结发表了730个调查录音证据、2000余个资料证据。其中包括中共官员明确承认或者直接指证活摘器官的录音证据58个。⁵⁶²

来自不同调查机构的多方铁证表明,中共以活摘大量无辜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为资本,建立起器官移植产业,打造出一条巨大的血腥的产业链。之后,中共的魔爪又伸向了大学生、中学生这样的身体健康的年轻人。中国出现的越来越多的「人体器官黑市」的现象,现在已成为公众最大的关注点之一。⁵⁶³

究竟是什么因素让外科医生的手术刀变成一把凶器?当然这与中共漠视生命、迫害信仰的极权命令直接相关,然而,在这个罪恶的事件发生的背后,让科学工作者不敬神、背离道德、把弱势人群当作动物任意宰杀,达尔文进化假说也起到了不可或缺的理论上的帮凶之作用。

2.3 进化假说如何使科学忽视伦理道德

作为「万物之灵」的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于人有做人的基本道德观念,可根据道德准则做出行为判断。尽管人性中也有丑陋的东西──魔性,可是只要人性中善的一面作主导,人就不容易被魔性控制,人的道德就能保持在一个基本底线之上。

然而,进化假说提出人是动物「进化」而来,使人承认并放纵了自身的魔性,贬低了人的善良。

同时,进化假说「适者生存」的残酷竞争思想认为,不管采用何种手段,只要一个生命能在残酷的自然界中活下来,就是胜者。再善良的生命如果不能适应环境的变化,就会被淘汰掉。为了胜利的目的,可以采取任何手段,可以践踏、牺牲任何伦理道德原则。进化论思想的泛滥,就等于在冲垮人类几千年来赖以维系的道德护堤和根基。

任何东西都是物质的,包括思想体系也是一种物质。好的思想体系会改变一个社会、一个民族,比如人类文明中出现的传统正教,或教人向善,或引导人修真,为人类能维系正常的道德水平打下了基础,也使人类文明在一定的道德水平上得以延续。儒家的「仁、义、礼、智、信」的思想,教化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维系了整个民族的道德体系。

反之,一种坏的思想体系也会改变一个社会、一个群体。若无先贤圣者引灯导航,人类在动荡和为私中很容易陷于无德乱世,可能简单的天灾人祸就足以中断或摧毁整个人类文明进程。

披著科学外衣的进化假说思想对人类所起的负面作用是明确的。进化假说思想最直接冲击的对象就是人类的信仰和道德体系。

生命科学从1859年就开始受到达尔文进化假说的错误引导,影响了科学界尤其是生物医学界一百多年。长期被这种错误观念毒害的人,包括医生、科学家,不知不觉中吸纳了进化假说的毒素,败坏了正统的道德根基。

三、进化假说导致科学技术被滥用

从18世纪开始的工业革命,目前正进入第四阶段,被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以石墨烯、基因工程、虚拟现实、量子信息、可控核聚变、清洁能源以及生物技术为突破口,体现了各种科技方法的融合,使物理、数学和生物等领域之间的界限更难分清⁵⁶⁴。

科技为我们提供了许多新东西,能让人类的生活更加方便,可是,科技的高速发展和过度的应用,已经带来越来越多的健康、环境和社会问题。科技在改变著人类的行为、思考问题的方式,甚至还改变著人体的结构和人类最本质的东西。

让我们先从一个18岁男孩的不幸去世说起。

3.1 杰西之死

一名叫杰西‧基辛格(Jesse Gelsinger)的美国男孩,在2岁时被诊断出患有一种叫做鸟氨酸转氨甲醯酶缺乏(Ornithine transcarbamylase deficiency, OTCD)综合症的罕见先天性疾病。他的肝脏缺失了一种胺基酸代谢酶──鸟氨酸转氨甲醯酶(OTC),这会导致血液中的氨浓度增加甚至达到致命水平,他需要长期依靠限制饮食和使用特殊药物来维持生存。⁵⁶⁵

1999年9月,心地善良的18岁的杰西想要帮助其他患有相同疾病的人战胜病魔,自愿参加了一个基因疗法的试验。美国费城宾州大学的研究人员和科学家将携带正常的OTC基因的腺病毒载体注射到杰西的肝脏中,以试图让他的肝脏恢复代谢氨的能力。

然而,作为基因载体的腺病毒引起了他的免疫系统过激的反应,杰西在接受注射的当晚就陷入高烧和深度昏迷,并且在4天后因多器官功能衰竭,不幸去世。

于是,杰西的家人对宾州大学提起了诉讼⁵⁶⁶。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叫停了宾州大学基因治疗的人体试验,并开始调查美国正在进行的其它69项基因治疗试验⁵⁶⁷。

这场悲剧立刻让当时科学家们对基因治疗的研究热潮冷却下来。投资者撤资,初创公司倒闭,基因治疗中心解散。之后的十八年中,基因治疗研究几乎一直处于停滞的状态。

2017年,一种用于治疗眼睛疾病的基因疗法Luxturna在基因疗法领域点燃了一点火花。由于这种疗法只需要局部注射,对全身的影响比较小,最终得以成功上市。⁵⁶⁸

2019年,来自诺华公司的另一种基因疗法Zolgensma也获得批准,用于治疗一种肌萎缩症的遗传病⁵⁶⁹。

可好景不长,之后不久,基因疗法又出现了接二连三的安全性事故。

2019年11月,在Solid Biosciences公司开发的一项针对治疗杜兴氏肌营养不良症(Duchenne muscular dystrophy, DMD)的SGT-001基因疗法临床实验中,一名受试者出现严重的肾脏和血液相关损伤,临床实验马上被美国FDA叫停⁵⁷⁰。其实在之前的动物试验中,三只猴和三只猪都出现了严重毒性反应,最终死亡。

紧接著的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安斯泰来公司在使用腺相关病毒基因疗法来治愈一种罕见肌肉病变的过程中,导致了至少4名男孩死亡。⁵⁷¹

杰西去世二十年来,私人和公共企业已投资数十亿美元,希望通过改变或替换我们的缺陷基因来治疗疾病。迄今为止,这些努力只研发出了寥寥可数的疗法。

接连出现的基因疗法死亡案例令人们反思:为什么基因疗法如此命途坎坷、总是伴随著死亡事件呢?

基因治疗的设计理念貌似吸引人:将目的基因导入到人体,纠正人体内不正确的基因,就可以治愈疾病。可是这种「治疗」就像射击:虽然瞄准了需要纠正的坏基因,可是如果没有打中,反而会损坏正常的基因──这被称作「脱靶事件」。⁵⁷²

这仿佛是在看不见目标的黑暗中开枪,具有未知、不可控的严重风险,所以这些无辜的孩子们也就不幸地成为了「基因疗法」的牺牲品。

基因疗法造成的致死案例,对当今的人类科技的发展是一个严重警告。

3.2 贺建奎编辑人胚胎事件

2012年,美国生物学家珍妮佛‧杜德娜⁵⁷³(Jennifer A. Doudna, 1964—)和法国生物学家艾曼纽‧查彭蒂埃⁵⁷⁴(Emmanuelle Charpentier, 1968—)共同发明了基因编辑方法CRISPR/Cas9。其中,CRISPR代表成簇规则间隔短回文重复序列(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Cas9是指一种CRISPR 相关的核酸内切酶,类似「分子剪刀」,可引导RNA在指定的位置切割DNA。

虽然2020年诺贝尔化学奖颁发给了这两位女科学家,但是这个技术的临床应用存在很大的风险⁵⁷⁵。

CRISPR/Cas9是一个微小而强大的工具,就像一把精密的剪刀,被人们形容为「上帝的剪刀」。它可以在DNA中精确地剪切和编辑遗传物质。尽管人体的DNA微小,但极其复杂,由32亿个遗传字母组成,而且它们之间可以互相交互作用。当人们使用CRISPR/Cas9进行基因编辑时,很难预测最终的结果。

然而,北京时间2018年11月26日,一个名为贺建奎的中国科学家却高兴地宣布,他创造了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两个在胚胎阶段就被进行基因编辑的女孩露露和娜娜诞生在中国。⁵⁷⁶

贺建奎以帮助艾滋病患者的后代为由,在没有经过严谨科学论证和伦理学审查的情况下,使用基因编辑技术,贸然编辑受精卵的CCR5基因。他的这一不负责任的行为立即让全世界科学界哗然,受到了道德伦理层面的严厉批评,他最终被送进了监狱。

即使纯粹从科学证据上来谈,贺建奎编辑的这个基因对艾滋病、其它病毒的感染风险的影响十分复杂,还可能对大脑有影响。贺建奎给这两个婴儿带来的很可能不是福祉,而是一生的健康风险。

中国科学家的联合声明中写道,「这项所谓研究的生物医学伦理审查形同虚设。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来形容。」「此项技术早就可以做,但是全球的生物医学科学家们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为脱靶的不确定、其它巨大风险以及更重要的伦理。」

英国《金融时报》引述了伦敦大学学院人类胚胎学教授乔伊斯‧哈珀(Joyce Harper)的话,认为贺建奎宣称的研究内容「过早、危险和不负责任」。

另外,基因编辑工具在人类中的应用可以十分广泛,例如改变智力和相貌特征、改变增加某些类型癌症风险的基因,而改变人精子的基因将使编辑后的基因能够遗传给后代。如果不能对基因编辑实施严加监管,可能会引起重大的伦理问题。


人类基因序列是非常重要的,它是人作为这一物种被保留下来的最核心的东西。(Wikimedia Commons)

3.3 病毒「功能获得」研究

如果说上面提到的基因技术的危害还仅限于罹患某些特定疾病的人群,那么接下来的这个话题涉及的范围就不只是少数人了。

新冠病毒疫情肆虐全球时,仅中国大陆以外,就有近七百万人的生命被夺走。新冠病毒的来源一直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一直是科学界认为需要重点考虑的。

自2005年以来,科学家以为了让人类更健康为由,尝试用基因工程技术来制造重组病毒,做一些「功能获得」(gain-of-function)研究等等。

例如,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把人类原本不会感染的一个蝙蝠冠状病毒的一部分蛋白质基因插入SARS冠状病毒骨架中,培养出致病性更强、导致更严重肺部疾病、可以感染人类的病毒。这种本来对人类没有致病风险的病毒,被人为改造成能使人感染的病毒。科学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他们还把这作为一种科学荣誉,该论文发表在2015年《自然医学》期刊(Nature Medicine)上⁵⁷⁷。

研究结果一公布,美国罗格斯大学分子生物学家和生物防御专家理查‧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 1959—)立即对这种研究表示深切质疑,认为「这项工作的唯一影响是在实验室中创造了一种新的非自然风险」(The only impact of this work is the creation, in a lab, of a new, non-natural risk)。⁵⁷⁸

可是这样的事情屡禁不止。2022年波士顿大学的病毒研究人员对致病性很弱的omicron病毒进行基因改造,制造了一种新的病毒,也就是一种2020年新冠病毒原始毒株和Omicron刺突蛋白混合的新组合病毒。这种新病毒在动物实验中达到80%的致死率,再度引起了人们的恐慌。⁵⁷⁹

2023年2月6日《科学》期刊报导,作为联合创办人之一的埃布赖特,和一群关注人类病原体研究潜在风险的科学家成立了一个非营利组织,名为「保护我们的未来」(Protect Our Future),希望防止「实验室产生的可能威胁人类生存的流行病」,倡导更严格的生物安全规则。埃布赖特和他的团队认为,尽管缺乏直接证据证明中国武汉实验室的病毒学实验可能引发COVID-19大流行,但其对当前这场疫情大流行中数百万人的死亡同样负有责任。⁵⁸⁰

在现代社会中,人们往往打著科学研究的旗号追逐技术进步。技术竞争成为主要目标甚至唯一的目标,这包括改变病毒基因,例如改造某些病毒的基因组,使其成为基因工程的载体。与此同时,预防传染病大流行和促进人体健康反而被逐渐淡化,甚至无人问津。

但是必须承认,人们对很多病毒的基因和功能特性的认识仍然非常有限。病毒在被人进行基因改造的过程中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可能连科学家自己也不曾料到。

那些以发展科学技术、研究疫苗为由的「功能获得」研究,本质上是一种玩火自焚的行为。

3.4 基因改造生物的危害

20世纪70年代诞生后不断演变的基因工程技术,是通过分子生物技术把某种需要的基因转入到目标生物的基因组,从而产生特定的基因被改变了的新品种。⁵⁸¹

这种利用基因工程技术被改变遗传物质的生物,被称为基因改造生物(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 GMO),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转基因」生物。实际上,它们不是通过自然交配等自然方式而产生的新的生物。⁵⁸²

人们将这项技术应用于农作物,最初的目的是为了改善食品的营养价值、提高产量、减少农药的使用等。例如,将苏云金芽孢杆菌(Bacillus thuringiensis, Bt)抗虫基因导入玉米、水稻、马铃薯等作物,使它们能够产生一种毒蛋白来抵抗害虫。广泛种植的Bt玉米是一个例子。当害虫尝试吃Bt玉米时,这些毒蛋白会对它们的肠道造成伤害,最终导致害虫死亡。理论上可以减少对玉米作物的害虫危害,同时减少了对农药的需求。

还有,将抗除草剂的基因(Roundup Ready)引入大豆,使它们能够抵抗一种名为草甘膦(glyphosate) 的除草剂,以确保在使用除草剂除草时,大豆不会受到损害。

可是事与愿违。人们不断证实了这些转基因食物的不安全性。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转基因作物远没有当初想像的那么美妙,更没有转基因技术公司所承诺的那么神奇。

目前,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问题已经引起了多个国家科学界和政府部门的广泛关注。至少有38个国家宣布禁止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包括欧盟28国、亚洲4国、非洲4国和美洲2国。⁵⁸³

为什么呢?

首先,研究资料证明转基因食品对人类多器官、多系统都可能产生危害,包括肝脏、胰、肾脏或生殖作用,并可能改变血液学、生化和免疫学。⁵⁸⁴

2009年5月,美国环境医学科学研究院报告指出食用转基因食品有严重损害健康的风险,包括不育、免疫问题、加速老化、胰岛素的调节和主要脏腑及胃肠系统的改变,结论是:「转基因食品和对健康的不利影响之间不是了无关系的,而是存在著因果关系。」

其次,转基因技术还能带来对环境的「基因污染」,破坏了自然界的生态平衡。

转基因作物与其近缘野生种间的基因交换,术语叫「基因流」(gene flow),又称基因逃逸,是目前生物学界最为关注的基因事件。基因流在自然界是客观存在的,但大都发生在相同的种或同属的物种之间。而当转基因植物发生基因流时,会产生一些难以预料的严重后果,如产生超级杂草、超级害虫及危害生物多样性、诱发新病毒、影响非靶标生物,而对环境造成更严重的「基因污染」。⁵⁸⁵

在基因流的作用下,农作物经过改造的基因可以转移到当地野生植物中,创造出一种抗除草剂的「超级杂草」。除草剂施加的巨大的选择压力可能导致当地野生植物的抗除草剂的特性迅速增长。具有抗除草剂能力的「超级杂草」的种子在发芽前可以在土壤中保留20至30年。因此,一旦基因改造植物产生种子,就几乎不可能被消除。加拿大和阿根廷种植经过基因改造的大豆的农民,已经面临抗除草剂杂草的严重问题。⁵⁸⁶

2013年美国《农药行动网络》报导,多种对所有农药都刀枪不入的「超级杂草」在美国3260万公顷农田中肆虐。这些农田都种植了转基因作物,并且使用了美国农业生化公司──孟山都(Monsanto)的除草剂。这种杂草非常粗壮结实,连收割机都经常被它们打坏。⁵⁸⁷

爱荷华州立大学《2012年除草剂指南》也指出:「历史一次又一次证明,基于除草剂的杂草管理将不可避免地失败。」针对杂草的化学战争的升级可能只会导致更多产、更多的超级杂草,同时除草剂的使用急剧增加。

再以转基因水稻为例,科学家希望让水稻含有能抵抗害虫的基因,这样水稻合成的毒蛋白能杀死害虫。但殊不知,害虫本是生物链中的一环,它不吃水稻的叶子,就得吃别的庄稼或杂草。一旦杂草也通过基因逃逸带了抵抗害虫的基因,那么害虫只有加速变异以与人类抗衡。

其结果是,会出现「超级害虫」,人类需加大农药用量或研发新药对抗新虫,这样下去,虫害问题不但没解决,还会出现越来越严重的虫害,甚至对人类生存环境造成负面影响。

2006年5月2日《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报导了基因改造的棉花,这些棉花含有一种毒素,能杀死棉红铃虫等。研究显示,基因改造的棉花第一年确实可以减少杀虫剂的使用。可是,到了第二年,该种棉花对这些特定杀虫剂的需求在增加,而且,如果用基因改造方法控制某一些害虫的话,其它的害虫则变得更让人头疼。⁵⁸⁸

转基因作物还会影响相关食物链的上下游的其它物种,比如青蛙也可以吃转基因超级害虫,牛羊也可以吃转基因超级杂草,这样下去,最终受害最多的还是处于生物链顶端的人。

所以,以超级杂草为例,传统的化学控制方法早已无效,物理除草方法成本过高,而生物控制方法如使用家畜或家禽也可能导致家畜或家禽生病或不能被食用。这样一来,由人类转基因技术引起的这场战争可能会扩散到何处?范围不堪设想。类似的情况也适用于超级害虫。局势一旦失控,就会相当令人担忧,可能会长期危害现代农业的基础、长期破坏食物链和生态环境。

基因工程技术造成的横跨不同物种之间的基因流,这种力量远超过自然的基因流。如果不加以控制,它可能快速改变物种基因,从而对自然生物和人的基因带来深远影响,后果可能会不堪设想。

人们本来是以好的初衷来开发转基因作物,结果却制造了新的难题,变异了环境、危害了人类,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反思。这提醒我们人类,无论农药或养殖公司在研发上投入多少,他们都无法胜过大自然。如果要解决杂草、虫害等问题,不能简单地靠这种对抗性的「杀戮」理论来解决,还得要寻求其它的智慧。

3.5 进化假说是过度追逐科技的推手

是什么原因导致科学家一而再、再而三地用基因改造的理念来改变人的基因,导致接受基因治疗的孩子们死去、编辑人胚胎基因这样的悲剧接二连三地发生呢?甚至扩大到改造病毒、农作物等的基因,出现了危险也停不下来、不知反思呢?

当人们静下心来思考背后的深层原因,不难发现与进化假说之间的千丝万缕的关系。

首先,进化假说灌输的否认神造人,与对人的基因随便进行无原则的任意改造关系密切。传统文化中提到神创造了天地万物,地球万物的精妙复杂,让人不得不惊叹这是造物主的杰作。

一辆宝马车,如果轮胎坏了,一般人还可能自己修补修补换个轮胎,螺丝掉了可以再安一个,但是如果车的核心控制系统出了问题,一般人是不能随便修理的,恐怕只能送回原厂维修。

人体这么精妙复杂,比宝马车的设计不知道要复杂多少倍。如果人体真是造物主的作品,有些地方,比如胳膊、腿坏了,人自己来修理修理可能还行,但是,有的情况恐怕不是人力所能为的。

基因是作为造物主创造物种时被保留下来的最核心、最关键的东西。基因控制著生物个体的所有,生命的一切蛋白质合成、细胞分裂、繁衍等重要生理过程都与基因有关。基因能够精确、忠实地自我复制,确保物种的稳定。

基因就像是上天造物的分子密码。现代科技尽管发达,但至今对基因还有很多尚未了解的属性。

例如人DNA里面有98%的DNA不具备编码蛋白质的功能,这些非编码DNA具有很多重要功能,只是人们尚未熟知。

2009年俄罗斯科学家彼得‧加里耶夫教授 (Peter Gariaev)发表的论文中说,DNA可以吸收光子,具有能量场特性。他用一束激光照射放置于石英器皿里的DNA标本,结果发现,DNA就像一块吸收光线的海绵,把光吸收了。⁵⁸⁹

2009年《精神病学杂志》(Journal of Psychiatry)文章提到,DNA的主要功能除了蛋白质合成,还可以接收和传输电磁能,可在生物电(光)和生物声(声音)信号传导领域发挥作用。⁵⁹⁰

越是严谨的生物医学工作者、遗传专业者、基因工程技术研究者,越是知道现代科学对人体生命奥秘的整体所知很少,应当摆正自己的位置,心怀敬畏之心。

当生物科技突飞猛进的时候,人们更需要理性,不要盲目推进。生物技术越发达,风险性越大,人们越应该特别注意伦理道德原则。既然是「上帝的剪刀」,就不是让人随便使用的。

在各种基因改造生物的技术中,由于缺乏「上天造物」的敬畏之心,人们总想扮演「造物主」的角色,用「生物技术」代替上天的造物功能,打乱了自然的次序,用两种风马牛不相及的基因片段重新组织成一个新的物种。人类以为通过生物技术就可以在不同物种、不同生物界(动物、植物、微生物)之间进行基因交流,殊不知这是严重违背自然规律的行为。人类不可能不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这个世界是在造物主的安排下有序地存在著;当人类只是从眼前的利益出发时,把这些改造过的病毒、农作物引进到自然的环境中,给人类以及周遭的环境所带来的影响将是人类始料不及的。

第二,进化假说强调,为了生存竞争必须让自己不断发展壮大。在它的这个「强者生存、弱者淘汰」的生存逻辑的指引下,人们形成的思维定势是,只有越来越强大,才能在这个充满竞争压力的社会中生存下去。

因此,人人为了生存不断发展技术,不仅是科学研究,农产品、畜牧业、商业服务等等许多行业也变成了没有硝烟的战场。现代科技社会就在人们追求所谓的不断「发展」、不断的竞争攀比中,被越来越推向片面追求科技进步的漩涡。

而越是过分陷于技术之中,就越容易使人忽视科技所涵盖不了的、对人来说更重要的因素,比如人性、传统、生命的意义和人生目的等。

现代技术缺乏伦理道德的支撑,发达到一定程度很容易失控。人的道德标准是数千年前祖先传给人的,科学技术在飞速发展,人的道德没有相应提升,甚至反而急剧下滑,偏离的差距最终会成为反噬人类的一把利刃。

当然这里只是列举了科学技术滥用的一些例子,其实类似的具有破坏性力量的科学技术还有很多。真正的问题是在生物技术、数字科技或监控技术等貌似「强大而进步」的背景下,我们如何保持人的道德准则?我们如何在维持基本伦理道德的情况下驾驭这些科学和医学技术的进步?

进化假说不但不能让我们在保持道德良知的清醒意识下理智地运用这些技术,反而摧毁人的天性、传统和伦理,让技术的发展更加失控,逐渐使其走入主宰以致毁灭人类的险途。

四、进化假说使现代西方医学陷入困境

进化假说的思想渗透到科学体系中,让科学排斥对神的信仰、丧失伦理,让科学技术被滥用,造成了种种危害。其中一个突出例子,就是现代西方医学(下文简称现代医学)。

现代医学发展到今天,已经遇到了越来越多的医学难题,包括重大公共卫生事件、新型传染病、细菌或病毒耐药、慢性病、疑难杂症、精神疾病等等问题均无法解决,甚至陷入困境。医学似乎走进怪圈,无法自拔。

4.1 进化假说加强机械唯物生命观

现代医学对生命的认识建立在机械唯物主义理论体系基础之上,其发展水平与物理学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水平息息相关,具有「眼见为实」「失去整体」的缺陷(详见第四章)。

当现代西方医学工作者的眼中只有狭隘的物质层面的生命现象时,就已经把自己和科学所能探索的范围束缚在肤浅的空间层面了。人们的思维方式也逐渐受制于科学的发展模式,与探索人的精神内涵、追求天人合一的传统健康模式相背离。

而达尔文提出的进化假说,仅仅根据肉眼可见的形态和结构的相似性来判断人的起源,这个思维逻辑进一步加深了唯物主义「眼见为实」「失去整体」的缺陷,使得西医学的唯物思想更加机械化;再经过一个多世纪的渗透、发酵,对西医造成的不良引导和负面作用越到后期越明显,也越可怕。

例如,西医学对疾病的认识强调找出「病灶」。这个病灶,一直局限在人肉眼及其它工具所能探及到的物质世界层面里,即器官、组织、细胞、分子。人们用组织病理学做切片、X光、CT和核磁共振等更先进的技术,其目的都是为了找病灶。分子生物学和基因工程技术,都是围绕著组成人的主要生物物质成分来做研究,越做越细。

问题是,病灶的根源到底在哪里呢?现代物理学对物质范畴的研究迄今为止还未能穷尽,其实永远也做不到,如果真正的病因存在于一个目前医学方法还无法触及到的地方呢?那么何时才能找到真正的病因呢?

医学上有一大类疾病,其发病原因不清楚,往往称之为「原发性」疾病,例如原发性高血压、原发性肝癌、原发性慢性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原发性侧索硬化等等等等。

基于现代医学对物质概念的有限的认识,人们搞不清楚很多现象背后的原因,这反映了医学理论体系的缺陷。如果连疾病的原因都没有真正认清的话,治疗方法和效果的局限性也就可想而知了。

4.2 进化假说加强机械对抗的治病思路

一方面,被达尔文进化假说误导的现代医学把人体作为一个蛋白质和基因等物质构成的混合体来看待,治疗疾病的基本思路是对症治疗和切除病变组织。

另一方面,达尔文进化假说认为,物种为了自我生存下去而产生竞争,这种竞争思想和手段还体现在治疗疾病的原则上。受到达尔文思想误导的现代医学将治疗疾病比喻为战争。疾病被认为是敌人的入侵,治疗的目标是开发「神奇子弹」──用药物和疫苗的形式来消灭敌人。

这两个思想都严重地伤害了西医的治疗体系。

4.2.1 治标不治本的对抗疗法

大多数西药治疗只是掩盖症状,干扰器官或系统的自然运作方式,并没有解决疾病存在的根源问题。

例如,当人发烧的时候,如果只是用退烧药把体温降下来,表面上不发烧,并不等于治好了病。只是把发烧的表面现象去掉了,但是并没有找到背后的根本原因。比如引起体温升高的原因可能是病菌感染、肿瘤生长、免疫系统功能紊乱等等。如果用退烧药一味消除表面症状,反而可能会导致病情更加复杂难治。

降压药并没有妥善解决高血压产生的根本原因,而仅仅是通过利尿或扩张血管药物暂时压制症状;降糖药也没有解决糖尿病产生的根本病因,只是被用来掩盖血糖升高的症状。

肾上腺皮质激素类药物是西医常用的具有免疫抑制作用的药物,常常被用于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或过敏性疾病。可是,导致过敏或自身免疫系统功能紊乱的根本原因并没有被找出来纠正。虽然症状被暂时掩盖了,但病根还在。一旦停药,往往容易复发甚至导致更严重的身体整体功能的失调。

肿瘤切除了,但是长肿瘤的内环境还是没有纠正过来,手术之后,肿瘤还可能复发。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对抗治疗(Allopathic Therapy)起到的作用往往只是解决症状。如果认为仅仅通过消除症状就已经解决了疾病的本身,这是错误的。一味针对症状来对抗的治疗思路,往往会让病情变得更加错综复杂,更不容易解决,会导致疑难杂症层出不穷。

当今,在现代西医充满对抗思想的治疗模式中,我们面临许多疾病难以痊愈的情况,人们普遍存在过敏、睡眠障碍、慢性疲劳、焦虑抑郁等现象,生活质量明显降低。

建立在达尔文思想上的现代医学治疗疾病的策略,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而治本的方法则是应该解决产生疾病的根源问题。修复使疾病发生的根本问题,往往需要修复人体自身机能的失衡。

4.2.2 令人担忧的西药毒副作用

在这对抗性治疗的思路指导下,西医开发出来的药物大多有毒副作用,又称为「药物不良反应」(Adverse Drug Reaction)。有些副作用相当于带来了新的疾病,有的甚至是致命的。外科手术、放射治疗、化学药物治疗,在获得表观症状改善的同时,经常制造新的健康问题。

在谈到药物毒副作用时,1957年至1962年间的「反应停」悲剧,就是令人无法忘记的一个沉痛的教训。反应停(沙利度胺,Thalidomide)1953年作为镇静药推出,后因被发现对妊娠反应的恶心、呕吐、厌食等症状具有显著疗效而用于治疗妊娠反应,在全球46个国家销售。⁵⁹¹

结果上市后不久,全球使用此药的孕妇生下超过10,000例有严重先天缺陷问题的畸形婴儿,涉及的身体部位十分广泛,包括四肢(phocomelia,俗称「海豹肢」)、脸部、眼睛、耳朵、心脏、胃肠道、肾脏和生殖器等;婴儿死亡率高达40%。

「反应停」事件过后,世界各国纷纷制定严格的药物不良反应申报程序。

痛定思痛,直到今天人们还在反思发生「反应停」悲剧的原因。后来,人们发现沙利度胺可以诱导DNA突变、影响软骨形成、产生神经及神经嵴毒性、抗血管新生等等。

其实,妊娠反应很可能是母亲怀孕之后身体出现的一种自然反应,不应该去对抗。一般至怀孕三个月后便会自行消失,不需要吃药也能自动痊愈;症状严重者可以用传统医学的方法调理。而有著对抗思路的西医偏要把它当作一个病去治疗,忽视了胎儿的安危。企图用药物消除妊娠反应,是人类再次挑战自然、逆传统而行的一个惨痛教训。

现如今,西药毒副作用严重。服药、打针引起的不良反应是在医院天天都可能见到的问题。

1998年《美国医学会杂志》的文章综合分析了1966到1996年的三十年时间内美国住院患者药物不良反应的发生率,结果发现住院患者中有6.7%出现严重药物不良反应,有0.32%因药物不良反应而死亡。按照这个比率来估计,美国每年住院患者中出现的严重不良反应超过221万例,估计超过十万六千人死亡⁵⁹²。美国FDA引用了原始研究的结果和估计的数字,并指出药物不良反应已成为一个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⁵⁹³。

4.2.3 疫苗的盲目开发和滥用

疫苗作为一种特殊的药品,主要用于预防而不是治疗疾病,主要受众是健康人群而不是病人,所以对疫苗的安全性监管应当比对普通药品更严格,在评估利弊风险时标准会更高。尤其是现代社会,每个人一生中都可能会被强制接种多次疫苗,所以,疫苗安全问题与每个人息息相关。

药物或疫苗被批准上市之前,需要做中长期毒性试验和1~3期临床实验,所以传统的疫苗从开发到上市,一般平均需要十年左右。而一些新开发出来的疫苗,比如新冠病毒疫苗,在缺乏足够监管的情况下,以闪电般的速度研发,不到一年的时间、中长期安全性未经过充分验证的情况下,就被急著推向全球几十亿人。

新冠疫苗未走完常规的开发流程就飞速上市,很多接种者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甚至死亡的案例已经被报导出来。这种盲目开发疫苗的现象受到了人们的广泛批评。

截至2023年9月15日,仅美国疫苗不良事件通报系统(Vaccine Adverse Events Reporting System, VAERS)就收到人们自发报告的接种三种新冠疫苗的不良事件的数量达1,593,415例。这其中包括209,910例住院、36,231例死亡、38,449例危及生命、67,812例终身残疾、20,810例心脏病发作、27,522例心肌炎或心包炎、8,891例血小板减少和5,040例流产。这三种新冠疫苗分别是著名的辉瑞(Pfizer)疫苗、莫德纳(Moderna)疫苗和强生(Johnson&Johnson)疫苗。⁵⁹⁴

2023年3月,来自美国医学期刊《免疫炎症疾病》(Immunity, Inflammation and Disease)发表的论文,分析了COVID-19 mRNA疫苗接种后所报导的部分不良反应,包括17,636例心血管不良事件和284例死亡事件。这些心血管事件包括13,936例血栓形成、758例中风、511例心肌炎、377例心肌梗塞、301例肺栓塞和254例心律不齐。平均首次出现症状的时间点,是在疫苗接种后的4.8~5.6天。⁵⁹⁵

这是现代科技的过度发展给人类带来的悲剧。原本想「治病」,可是却「致病」,导致了更多的疾病。为什么会南辕北辙?这里面说明人类医疗技术发展的轨迹出现了方向性的错误。

4.2.4 抗生素滥用现象日益严重

抗生素(antibiotic)又名抗菌素,是抑制细菌生长或杀死细菌的化学药物的总称。抗生素的滥用现象,也是在对抗性治疗思路指导下出现的一个严重问题。

抗生素的发明历史可追溯到1928年,苏格兰医生和微生物学家亚历山大‧弗莱明(Alexander Fleming, 1881—1955)偶然观察到金黄色葡萄球菌生长受抑制的现象,于是进行研究,突破性地发现了青霉素(Penicillin,盘尼西林)对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抑制作用,从而开启了抗生素治疗的时代。⁵⁹⁶

青霉素是属于β-内醯胺类(beta-lactams)药物,β-内醯胺类药物一直是治疗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的一类重要抗生素。

而青霉素被发现不久,人们就发现一些金黄色葡萄球菌竟然对青霉素产生了抗药性。甚至在青霉素上市之前,一些金黄色葡萄球菌就拥有β-内醯胺酶,可以通过水解的作用使得β-内醯胺类药物失去药效。也就是说,一些金黄色葡萄球菌产生了抗药性(又称耐药性)。这种抗药性的基因(β-内醯胺酶基因)可以在细菌之间迅速传递。

在过去近八十年里,虽然科学家们一直在努力地研发出新的抗生素,包括头孢菌素、单菌素和更强大的碳青霉烯类的数百种抗生素陆续被开发和销售,但细菌对于新研发的抗生素产生新的抗药性的状况一直在重复发生,以致金黄色葡萄球菌能够对几乎所有这些抗生素都产生抗药性,也就出现了医学界臭名昭著的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 MRSA)的菌株。⁵⁹⁷

这是一场人向细菌发起的持久战。新的抗生素才问世,不久就随之有了新的抗药菌株的出现。由于细菌变得更耐药,人们就发明更强的抗生素,接下来细菌的耐药性又「更上一层楼」,甚至出现「超级细菌」(Superbug)。到现在人们已经使用了至少五代抗生素,可是人类还没赢。

除了令人头痛的耐药菌株大批出现的现象之外,「滥杀无辜」的现象也同样令人担忧。人体大剂量长时间使用抗生素,常常把与人体共生的正常菌群一并消灭从而引起「菌群失调症」(Dysbiosis),可造成肠道炎症性疾病(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IBD)、肠躁症(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IBS)、糖尿病、肥胖、心血管疾病、中枢神经系统疾病或癌症等。⁵⁹⁸

2016年,根据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的数据,每年有超过200万人感染了抗生素耐药菌,超过23,000人死于这些感染⁵⁹⁹。

2019年CDC发布的《美国抗生素抗药性威胁报告》(Antibiotic Resistance Threats in the United States),强调了美国抗菌素抗药性的持续威胁,美国每年发生超过280万例抗生素抗药性感染,并导致超过35,000人死亡⁶⁰⁰。

《柳叶刀》2022年发布的论文指出,2019年全球至少有127万人死于抗生素耐药菌,并且与495万人的死亡有关。抗菌素抗药性是全球紧迫的公共卫生威胁。⁶⁰¹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已经宣布,抗菌素抗药性是人类面临的十大全球公共卫生威胁之一。⁶⁰²

2019年美国医学院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 AAMC)的报告说,利用抗生素与细菌抗衡的这场战争,人类正在走向失败。⁶⁰³

有多种因素加速了抗生素耐药的进程⁶⁰⁴:

1. 细菌对抗生素产生抗药性的速度比人们研发新药的速度更快。

2. 许多人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服用抗生素。例如大多数上呼吸道感染是由病毒引起的,患者无需使用抗生素,注意休息和增强免疫力就会好转。可是很多人感冒上医院,医生就用抗生素来治疗。

3. 滥用抗生素的问题甚至已经波及到人类食品工业。如今,抗生素被最广泛地使用在农场中。

在畜牧业或养殖业中,为了增加动物(猪、牛、羊、鸡、鸭、鱼等)的产量,人们经常在饲料中添加一些抗生素。抗生素可作为治疗动物疾病的药使用,但在饲料中添加抗生素并非药用,而是因为它可以使动物长出更多的肉,所以经常被过量地滥用。而这些抗生素的使用将导致抗药性病菌的出现,给牲畜和人带来危害。

给动物长期使用抗生素添加剂,会导致动物体内的耐药菌数目增长。如果动物生病,治疗时使用的抗生素剂量越大,残留在动物体内的抗生素也会越来越多。

这些耐药菌主要经由饲养动物的环境扩散到人类的生活环境,以及经由动物产业工作者的直接或间接接触甚至感染而影响到社区的民众。如果这些耐药菌转移到人的身上,当人生病时,医生使用抗生素的剂量也需要越来越大,病患也不容易被治好。

另外,如果烹饪食物的环节不能充分杀死细菌(例如半熟的牛排或生鱼片等),一些耐药菌也可能会转移到人的身上。但是因为大部分动物产品是会经过充分杀菌和烹饪的,所以这类传播途径并不常出现,因此,人们一定要吃充分煮熟的食物。

日益严重的抗生素耐药危机,凸显了进化论的对抗思路对西医整体治疗效果的负面影响。而没有受到进化假说影响的传统医学,讲究「治病必求其本」,则往往没有抗生素耐药问题。传统医学从根源上解决疾病的原因,帮助身体恢复正常、健康的功能。

传统文化中给人留下的生活方式、饮食习惯和行为准则,很多都是我们颐养天年、保养身体的好方法。可惜的是,这些大都被现代科学技术所影响的现代观念和行为方式所代替了。

4.3 被忽略的精神健康和精神疾病

俗话说「七分精神三分病」。人的精神作为一种独特的物质,涵盖了思想、情绪、情感、性格、道德等许多方面。无数科学研究已经有力地证明,人的精神不仅存在,而且还无时无刻不在影响著人的身体健康。

大量的医学研究指出,人的性格特点、思想和行为,往往是影响人是否患病的关键因素。一个人如果能经常具有比较善良、诚实、宽容的心态,会增进身体的免疫力,促进身体健康。如果能经常思考人生的真正意义,树立积极向上、符合传统价值观的人生目标,也可以增强免疫力,并减少心血管疾病的发生率、病死率,有助于长寿。(详见第四章)

进化假说令医学研究忽视了人的精神,认为生命现象只是单纯的物质现象,甚至把人的思维、情感、记忆和心理活动都物化成神经细胞的放电反应或化学物质之间的反应,用这些物理和化学反应来解释记忆、情感与思想。

这种对精神的机械、物质化的片面认知,导致医学在疾病治疗中忽视对人精神的正确引导。在达尔文影响下的现代生物医学无法解决人的心理问题和精神疾病,包括精神分裂症、抑郁症、焦虑症等都无法用药物根治。

正如第五章所提到的,一些患有长期焦虑症、恐惧症等精神疾病的案例,比如凯瑟琳的恐惧焦虑症、艾兰的恐高症和慢性剧痛、丹的愤怒情绪,在西医疗法无法治好的情况下,都在精神处于回溯前世的状态时找到诱发疾病的病因,才基本治愈。

这是因为他们这些症状产生的根本原因不在这一生一世,而是来源于前生。试问,达尔文的进化假说能解释这样的超越时空的疾病的病因吗?进化假说根本就不承认人的灵魂可以轮回转生。所以,现代西医在治疗这些疾病的时候几乎无计可施,这也是在意料之中。

像史蒂文森、韦斯等精神病学家用严谨的科学论证,提供了人的灵魂和转世轮回的证据。史蒂文森教授提供的数千多个具有前世记忆的儿童的案例,让任何一个有常识判断力、相信客观事实的人接受了人类存在轮回的事实。人的精神和灵魂作为一种客观存在的现象,同时又具有一些特殊的规律,并直接影响到人体的健康和疾病,有待现代西方医学进一步去探索和认识。

综上所述,人类所面临的各种科学领域问题的背后,可追溯到进化假说对科学的不良引导。达尔文就像打开了一个魔盒,释放出了进化假说,让人们一步步背离传统、丢失信仰,忽视了人的灵魂和道德,过分注重物质利益和技术进步,导致了人类的身体和思想的变异,给人类和环境制造了无尽的灾难。(待续)

参考文献:

532. Clone Maybe Baby Goes Home. December 31, 2002.
https://www.wired.com/2002/12/clone-maybe-baby-goes-home/

533. Kristen Philipkoski. First Baby of 2003 to Be a Clone? Science Nov 28, 2002.
https://www.wired.com/2002/11/first-baby-of-2003-to-be-a-clone/

534. Julian Borger in Washington. Sat 28 Dec 2002 10.52 GMT. Cult scientists claim first human cloning. Calls for worldwide ban as anger at ‘mavericks’ grows.
https://www.theguardian.com/science/2002/dec/28/genetics.science

535. Clone genetics. Also known as: clon. Written and fact-checked by The Editors of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Last updated: Aug 1, 2023.
https://www.britannica.com/science/clone-genetics

536. Matoba, S., & Zhang, Y. (2018). Somatic Cell Nuclear Transfer Reprogramming: Mechanisms and Applications. Cell Stem Cell, 23(4), 471-485.
https://doi.org/10.1016/j.stem.2018.06.018, https://www.science.org/doi/10.1126/science.282.5396.2095

537. Wilmut, I., Schnieke, A. E., McWhir, J., Kind, A. J., & Campbell, K. H. (1997). Viable offspring derived from fetal and adult mammalian cells. Nature, 385(6619), 810-813.
https://doi.org/10.1038/385810a0

538. Kato Y, Tani T, Sotomaru Y, Kurokawa K, Kato J, Doguchi H, Yasue H, Tsunoda Y. Eight calves cloned from somatic cells of a single adult. Science. 1998 Dec 11;282(5396):2095-8. doi: 10.1126/science.282.5396.2095.

539. Polejaeva IA, Chen SH, Vaught TD, Page RL, Mullins J, Ball S, Dai Y, Boone J, Walker S, Ayares DL, Colman A, Campbell KH. Cloned pigs produced by nuclear transfer from adult somatic cells. Nature. 2000 Sep 7;407(6800):86-90. doi: 10.1038/35024082.

540. Britannica, The Editors of Encyclopaedia. “science”.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7 Sep. 2023, https://www.britannica.com/science/science. Accessed 16 September 2023.

541. Feigl, Herbert. “positivism”.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15 Sep. 2023, https://www.britannica.com/topic/positivism. Accessed 21 September 2023.

542. Kenneth Ring and Sharon W. Cooper. Near-Death and Out-of-Body Experiences in the Blind: A Study of Apparent Eyeless Vision. Journal of Near-Death Studies 1997; 16: 101-147.
https://api.semanticscholar.org/CorpusID:39039808

543. NDEs Reflect Biblical Accounts of Heaven: Pastor | Mysteries of Life (S1, E2). By NTD Original. Mysteries of Life. April 1, 2023. https://tinyurl.com/mryeynhf From 3’15 to 3’55.

544. Long J, Perry P. Evidence of the Afterlife: The Science of Near-Death Experiences. New York, NY: HarperCollins; 2010. pp. 74–78.
https://tinyurl.com/5ejdcnbm

545. Alexander, Eben. Proof of heaven : a neurosurgeon’s journey into the afterlife. 2013. Waterville, Maine : Thorndike Press, a part of Gale, Cengage Learning. ISBN: 9781410458803.
https://tinyurl.com/3t385zbb

546. Jeffrey Long, Paul Perry. God and the Afterlife: The Groundbreaking New Evidence for God and Near-Death Experience. First edition. | New York, NY: HarperOne, 2016.
https://www.breathebook.info/d/201102

547. Weiss, B. L. (1988). Many Lives, Many Masters: The True Story of a Prominent Psychiatrist, His Young Patient, and the Past-Life Therapy That Changed Both Their Lives. Touchstone. https://tinyurl.com/mwjybx3e .

548. 父母是孩子选择的:育儿从孩子出生前开始。池川明著。卢佳女译。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2010年10月。ISBN978-7-5057-2811-0。
https://zlibrary-africa.se/s/

549. Secularity and Science: What Scientists Around the World Really Think About Religion. by Elaine Howard Ecklund (Author), David R. Johnson (Author), Brandon Vaidyanathan (Author), Kirstin R.W. Matthews (Author), Steven W. Lewis (Author), Robert A. Thomson Jr. (Author), Di Di (Author). ISBN-13: 978-019092675. Publisher: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ublication date: June 4,2019.
https://tinyurl.com/mscvnc86,
https://tinyurl.com/hw8zfp8f,
https://tinyurl.com/3u4rcrfh,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HEVH8zmqws&t=135s

550. Newton, Isaac. English physicist and mathematician.
https://www.britannica.com/biography/Isaac-Newton

551. 33 Best Sir Isaac Newton Quotes (EDUCATION). GRACIOUS QUOTES.
https://tinyurl.com/38pb8ak5.

552. Margenau, H and R.A. Varghese, Cosmos, bios, theos: scientists reflect on science, God, and the origins of the universe, life, and homo sapiens. Chicago: Open Court, 1992.
https://tinyurl.com/y8wmh5sc

553. What is Ethics in Research & Why is it Important? by David B. Resnik, J.D., Ph.D. December 23, 2020.
https://tinyurl.com/yc29e5s3

554. International Bioethics Committee (IBC)
https://tinyurl.com/35u77zmm.

555. 种族主义──进化论导致的恶果? 作者:妮达.高士娜(Lita Sanders)、加里.贝茨(Gary Bates)。翻译:中国创造论团契(chinesecreationscience.org),校对:黄逸恒博士(Dr. Felix Wong)。发表时间:2011年4月7日
https://tinyurl.com/muv54hnw

556. David Matas and David Kilgour. Bloody harvest : 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 / ISBN 978-0-9808879-7-6. Published in 2009 by Seraphim Editions 54 Bay Street Woodstock, ON Canada N4S 3K9.
https://tinyurl.com/5n7dwx37

557. BBC记者乐安. BBC专访:加拿大前议员戴维﹒乔高.
http://news.bbc.co.uk/chinese/trad/hi/newsid_5190000/newsid_5196100/5196148.stm

558. BY DAVID KILGOUR | ETHAN GUTMANN | DAVID MATAS. 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A. Update 1. Revised April 30, 2017. JUNE 22, 2016.
https://tinyurl.com/mr2trmu7,
https://tinyurl.com/mphj9cvr

559. Chinatribunal. SHORT FORM CONCLUSION & SUMMARY JUDGMENT – JUNE, 2019. https://chinatribunal.com/final-judgment/ 独立人民法庭裁定:中共强摘器官证据确凿 反人类罪名成立
https://tinyurl.com/9bymbh2k

560. 中国:联合国人权专家对「摘取器官」指称感到震惊。2021年6月14日 人权。
https://news.un.org/zh/story/2021/06/1085962

561. European Parliament resolution of 5 May 2022 on the reports of continued 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 [2022/2657(RSP)]
https://tinyurl.com/r4j7zb3t

562. 追查国际《铁证如山》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135000, https://www.upholdjustice.org/node/534
《铁证如山 》第一部(电子书)
https://tinyurl.com/2y3nxpb2

563. 人体器官「黑作坊」的背后:圈养供体偷窃尸体,地下黑诊所做手术
https://www.163.com/dy/article/HJLIBB4A0553KPO8.html

564. The 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 what it means, how to respond. Jan 14, 2016. Klaus Schwab. Founder, Executive Chairman, World Economic Forum.
https://tinyurl.com/mry9knpr

565. Lehrman, S. Virus treatment questioned after gene therapy death.
https://doi.org/10.1038/43977

566. Meir Rinde. The Death of Jesse Gelsinger, 20 Years Later. Gene editing promises to revolutionize medicine. But how safe is safe enough for the patients testing these therapies?
https://tinyurl.com/33meazby.

567. Sibbald, B. (2001). Death but one unintended consequence of gene-therapy trial. CMAJ: 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 Journal, 164(11), 1612.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81135/

568. About LUXTURNA®
https://tinyurl.com/mjuzfdaxhttps://tinyurl.com/mjuzfdax

569. ZOLGENSMA
https://www.fda.gov/vaccines-blood-biologics/zolgensma, https://www.fda.gov/media/126109/download?attachment

570. Adam Feuerstein Nov. 12, 2019. Solid Biosciences’ Duchenne gene therapy trial halted after patient suffers serious toxicity.
https://tinyurl.com/4dd4j9uu

571. Philippidis A. (2021). Fourth Boy Dies in Clinical Trial of Astellas’ AT132. Human gene therapy, 32(19-20), 1008–1010.
https://doi.org/10.1089/hum.2021.29182.bfs

572. Guo, C., Ma, X., Gao, F., & Guo, Y. (2023). Off-target effects in CRISPR/Cas9 gene editing. Frontiers in Bioengineering and Biotechnology, 11.
https://doi.org/10.3389/fbioe.2023.1143157

573.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Research. Jennifer A. Doudna. Nobel Laureate in Chemistry. Professor.
https://vcresearch.berkeley.edu/faculty/jennifer-doudna

574. Max Planck Unit for the Science of Pathogens. Prof. Emmanuelle Charpentier, Ph.D.
https://www.mpg.de/9343753/science-of-pathogens-charpentier

575. Jennifer A. Doudna. Facts. Th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 2020.
https://www.nobelprize.org/prizes/chemistry/2020/doudna/facts/

576. 舆论场: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诞生 疯狂实验如何收场。多维新闻网
https://tinyurl.com/467np8p8

577. Menachery, V. D., Yount, B. L., Debbink, K., Agnihothram, S., Gralinski, L. E., Plante, J. A., Graham, R. L., Scobey, T., Ge, X., Donaldson, E. F., Randell, S. H., Lanzavecchia, A., Marasco, W. A., Shi, Z., & Baric, R. S. (2015).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 Nature Medicine, 21(12), 1508-1513.
https://doi.org/10.1038/nm.3985

578. Butler, D. (2015). Engineered bat virus stirs debate over risky research.
https://doi.org/10.1038/nature.2015.18787

579. Da-Yuan Chen, Devin Kenney, Chue Vin Chin, Alexander H. Tavares, Nazimuddin Khan, Hasahn L. Conway, GuanQun Liu, Manish C. Choudhary, Hans P. Gertje, Aoife K. O’Connell, Darrell N. Kotton, Alexandra Herrmann, Armin Ensser, John H. Connor, Markus Bosmann, Jonathan Z. Li, Michaela U. Gack, Susan C. Baker, Robert N. Kirchdoerfer, Yachana Kataria, Nicholas A. Crossland, Florian Douam, Mohsan Saeed. Role of spike in the pathogenic and antigenic behavior of SARS-CoV-2 BA.1 Omicron. bioRxiv 2022.10.13.512134; doi: https://doi.org/10.1101/2022.10.13.512134

580. Critics of risky virus studies launch nonprofit to push for research halt, tighter safety rules. Group says strict laws are needed to prevent a lab-caused pandemic. 6 FEB 202312:00 PM ETBYJOCELYN KAISER
https://tinyurl.com/5n6hw7v6

581. Britannica, The Editors of Encyclopaedia. “genetic engineering”.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17 Aug. 2023, https://tinyurl.com/f4v3vah7. Accessed 22 September 2023.

582. “Food, genetically modified”. www.who.int. Retrieved 15 August 2023.
https://tinyurl.com/3npfy38h

583. Countries that Ban Gmos 2023.
https://tinyurl.com/3nxd4ad4

584. Dona, A., & Arvanitoyannis, I. S. (2009). Health risks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s. Critical reviews in food science and nutrition, 49(2), 164–175.
https://doi.org/10.1080/10408390701855993,
https://sci-hub.st/https://doi.org/10.1080/10408390701855993

585. Snow, A. A. (2002). Transgenic crops—Why gene flow matters. Nature Biotechnology, 20(6), 542. https://doi.org/10.1038/nbt0602-542. Gene Flow and Coexistence. https://tinyurl.com/yc7m2w9s.

586. GM crops created superweed, say scientists. Modified rape crosses with wild plant to create tough pesticide-resistant strain. Paul Brown, environment correspondent. Mon 25 Jul 2005 02.04 CEST
https://www.theguardian.com/science/2005/jul/25/gm.food

587. Superweeds Spreading At Warp Speed. Linda Wells. February 7, 2013
https://www.panna.org/news/superweeds-spreading-warp-speed/

588. Despite Pesticide Reductions, Transgenic Cotton Fails to Improve Biodiversity: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despite-pesticide-reducti/

589. P.P. Garyaev, 2009, “Linguistic-Wave Genome. Theory and practice”. Monograph. 218c. Publishing House: Kiev, Institute Of Quantum Genetics. ISBN 978-966-16-48-22-6.
https://tinyurl.com/bfsupx8c

590. Sathyanarayana Rao, T. S., Jagannatha Rao, K. S., & Asha, M. R. (2009). Drooping genes v/s dancing genes. Indi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51(3), 167-168.
https://doi.org/10.4103/0019-5545.55080

591. Vargesson, N. (2015). Thalidomide-induced teratogenesis: History and mechanisms. Birth Defects Research Part C: Embryo Today: Reviews, 105(2), 140-156.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002/bdrc.21096

592. Lazarou J, Pomeranz BH, Corey PN. Incidence of Adverse Drug Reactions in Hospitalized Patients: A Meta-analysis of Prospective Studies. JAMA. 1998;279(15):1200–1205.
doi:10.1001/jama.279.15.1200, https://sci-hub.st/10.1001/jama.279.15.1200

593. ADRs: Prevalence and Incidence. Preventable Adverse Drug Reactions: A Focus on Drug Interactions. US FDA.
https://tinyurl.com/mr36dzjw

594. VAERS COVID Vaccine Adverse Event Reports.
https://openvaers.com/covid-data

595. Yasmin, F., Najeeb, H., Naeem, U., Moeed, A., Atif, A. R., Asghar, M. S., Nimri, N., Saleem, M., Bandyopadhyay, D., Krittanawong, C., Fadelallah Eljack, M. M., Tahir, M. J., & Waqar, F. (2023). Adverse events following COVID‐19 mRNA vaccines: A systematic review of cardiovascular complication, thrombosis, and thrombocytopenia. Immunity, Inflammation and Disease, 11(3).
https://doi.org/10.1002/iid3.807

596. Brown, Kevin. “Alexander Fleming”.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8 Sep. 2023, https://www.britannica.com/biography/Alexander-Fleming. Accessed 26 September 2023.

597. Vestergaard, M., Frees, D., & Ingmer, H. (2019). Antibiotic Resistance and the MRSA Problem. Microbiology spectrum, 7(2), 10.1128/microbiolspec.GPP3-0057-2018.
https://doi.org/10.1128/microbiolspec.GPP3-0057-2018

598. Belizário, J. E., & Faintuch, J. (2018). Microbiome and Gut Dysbiosis. Experientia supplementum (2012), 109, 459–476.
https://doi.org/10.1007/978-3-319-74932-7_13

599. Harvard Health Publishing “Superbugs” and the very real threat of untreatable infections. July 6, 2016 By Michaela Kane. July 6, 2016. https://tinyurl.com/2rbzvy9b

600. CDC. Antibiotic Resistance Threats in the United States, 2019. Atlanta, GA: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CDC; 2019. The full 2019 AR Threats Report, including methods and appendices, is available online at www.cdc.gov/DrugResistance/Biggest-Threats.html. DOI: http://dx.doi.org/10.15620/cdc:82532.

601.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Collaborators (2022). Global burden of bacterial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in 2019: a systematic analysis. Lancet (London, England), 399(10325), 629–655.
https://doi.org/10.1016/S0140-6736(21)02724-0

602.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ome/Newsroom/Fact sheets/Detail/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17 November 2021.
https://www.who.int/news-room/fact-sheets/detail/antimicrobial-resistance

603. Can we kill superbugs before they kill us? By Peter Jaret. Aug. 27, 2019
https://www.aamc.org/news/can-we-kill-superbugs-they-kill-us

604. Harvard Health Publishing “Superbugs” and the very real threat of untreatable infections. July 6, 2016 By Michaela Kane. July 6, 2016.
https://tinyurl.com/2rbzvy9b

《透视「进化论」》写作组

点阅【透视“进化论”】系列文章。
前言
第一章:进化论是未经证实的假说(上)
第一章:进化论是未经证实的假说(下)
第二章:破除进化假说的经典迷思(上)
第二章:破除进化假说的经典迷思(中)
第二章:破除进化假说的经典迷思(下)
第三章:分子生物学否定进化假说(上)
第三章:分子生物学否定进化假说(中)
第三章:分子生物学否定进化假说(下)
第四章:进化假说未触及精神世界(上)
第四章:进化假说未触及精神世界(下)
第四章:进化假说未触及精神世界(下)
第五章:濒死轮回学揭示生命本质(上)
第五章:濒死轮回学揭示生命本质(下)

(版权归大纪元和写作组所有,欢迎转载,不得更改。)△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23/9/29/77908.html
打印机版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分享至: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特稿】进化假说使科学误入歧途(上)(图)
 
 
邓朴方彻底退场 习近平「加把锁」
 
 
客家阿哥上午卸任山西省委书记 下午出任中国财政部长
 
 
新唐人选美大赛初赛告捷 评委点评(多图)
 
 
花大钱请来一堆叫花子 中共国国际地位一览无余
 
 
还想跟中共演戏 许家印难逃阶下囚命运(图)
 
 
从习近平自身矛盾之处说预言结局(图)
 
 
欧盟11国抵制华为中兴设备 确保欧盟5G网路安全
 
 
 
政治局开会还不见李尚福和秦刚,二位「失联」状态尚未结束
 
 
许家印丧失自由对中国和世界意味著什么
 
 
美中越的恩怨情仇
 
 
从林彪的政变说起
 
 
习要亲手肢解恒大?网友揭许家印陈年往事(图)
 
 
李强家族被曝贪腐 中共高层内斗盯上二号人物?(图)
 
 
武汉5公安官员同日被查 2人长期迫害法轮功
 
 
【杨延昭传奇】乱世中的命定姻缘(上)(图)
 
 
 
 
中共激烈内斗为全民起义抗暴创造了条件(图/视频)
 
 
许家印被捕 管钱高层一锅端 中共下狠招
 
 
缺席政治局学习李尚福还是部长吗?发言人一问三不知(图)
 
 
贵州国营煤矿事故导致16死(图)
 
 
白纸革命仍在继续:中国爆发反修例运动
 
 
习近平身陷三重高层内斗中(视频)
 
 
清洗带弓军人 习近平著魔(视频)
 
 
新唐人选美大赛迎来初赛 选手盼弘扬美之使命(图/视频)
 
 
习决定牺牲许家印 矢板明夫:抓他祭旗没想到这么快(图)
 
 
中南海伏金剑勇士?习近平四处游荡(图)
 
 
「曾庆红挟迟浩田斥习」的五大目的(图)
 
 
日本三菱汽车决定退出中国 中国经济政治风险上升外资加速撤离
 
 
彭定康批港府「卖国贼」 中共要一个「没香港人的香港」
 
 
习近平是中共棋子 动作频频正酝酿军事怪招(视频)
 
 
逃美者:几步灵堂 四处哀乐 死人之多前所未有(图)
 
 
习近平自贸区强调党领导恐加速撤资(图)
 
 
 
 
前外交官:川普改变台湾政策与中共将领泄密有关
 
 
被捕时激烈反抗 许家印与多名高层被拿下
 
 
新唐人选美佳丽体悟:欲戴王冠 必承其重(图)
 
 
红色二代大佬张又侠 中国版普里戈津?(视频)
 
 
李尚福到底因何激怒习近平?(视频)
 
 
新唐人选美佳丽大赞「Miss NTD」蓝钻后冠 :美的让人震撼(图)
 
 
奇葩校规 学生入厕需带通行证(图)
 
 
预制菜进校园与机关工作餐和亚运会美食(图)
 
 
曾拒接种疫苗 乔柯维奇美网夺冠 再引疫苗争议
 
 
体制内人三阳 政府不让说(图)
 
 
红朝进入宦官政治:习蔡依赖秘书帮监视高官
 
 
习近平要拜登承诺不推翻中共政权
 
 
八月经济数据:短暂的幕间休息
 
 
拒绝中共方案 澳洲继续推进世贸申诉案(图)
 
 
习近平锁定太子党 军工保利集团或高危(图)
 
 
军方再现反常一幕 装备部部长是否安好(图)
 
 
中共外长秦刚与傅晓田代孕生子
 
 
「天灭共产党」惊现游戏直播间说明什么?
 
 
赵乐际毁龙脉 习近平欲斩马谡(图)
 
 
习诸事不顺 与赵乐际有神秘关联?(图)
 
 
十年来首次 韩国罕见举行大阅兵 向朝鲜示威亮新飞弹(视频)
 
 
习抓「刺客」把目光转向火箭制造专家
 
 
习近平再提"枫桥经验" 阶级斗争将重演?
 
 
恒大再违约 中共用假新闻假数据造假繁荣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杂谈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